For 千草 (thanks for 1 萬 hits--之二)

 

事件來龍去脈請見網站留言版XDD////

因為不小心刪了留言,所以說可以再點第2樣東西

這就是之二 (第1個是賀圖,早已給了,詳見千草跟我的網站)

其實我自己都快忘了…因為都過1年了囧rz (我真是太誇張了對不起|||)

最近忽然想起來,於是趕快趁放過年假時搞定

之前電腦重灌,什麼都沒了,所以要做成網頁或上傳到網站上都有些困難

(因為我連網站都要整個重做QQ)

文昨晚已經先用 word 檔 email 給千草了

想說在這邊也貼一下

因為是經過一年多的冰凍期後,所寫的第一篇

某種意義上真是很感謝千草 (讓我終於又動筆了啊OTL)

實在太久沒寫同人,感到不太習慣 & 超生疏 (羞慚)

人物個性好像都抓不到了XD||| (尤其是第一次寫Franky)

請原諒我實在想不太出來他們倆能在廚房幹麻....XDDD

連妳要求的輕鬆氣氛....好像也沒成功////

總之不足的地方還請多多包涵

希望妳會喜歡 (心虛抹汗)

 

 

 

以下正文開始

題目:In the Kitchen (題目名稱是千草出的)

時間點:水之七篇之後,佛朗基上船後不久。

 

 

「笨蛋~我不是說了把瓶蓋留下來嗎?!喂、喂!怎麼連這個也…」香吉士搶走魯夫正用來玩耍的瓶蓋後,又悻悻然地拍了魯夫異常鼓起的臉頰一掌,將已經進到他嘴裡三分之二的布丁空盒給打了出來。

「你幹什麼啊,香吉士…」

「別連殼子也吞進去啊白痴!」廚師怒罵。

 

「香吉士,我的有留起來喔!你看、你看!」

喬巴興奮地說著,獻寶似地捧起小小的瓶蓋。

「喔!多謝啦,喬巴…也是,只有那蠢橡膠會連盤帶碗吃掉。喂,騙人布!吃完盤子拿過來啊。」

 

「話說你要這些東西做什麼啊?」騙人布走近時不解地問道。

 

香吉士心不在焉地拋下一句:「啊…這個嗎,不是我要的。」

 

 

 

某天午餐過後,當佛朗基欲起身隨其他人離去時,香吉士不經意地走到他身邊,碰了碰的他的手臂,然後臉微微朝廚房的方向示意。

 

嗯?發出單音的造船專家不愧是比船上的人都多吃了幾年飯,雖然香吉士什麼都沒說,但他還是很快就意識到對方不太想張揚的心情,默默尾隨廚師進到自己打造的廚房內部。依香吉士的敬業和不喜他人亂動廚具的習慣,這裡面的構造和細節,大概也只有自己和他,是瞭若指掌的吧。

 

「喂怎麼了嗎,捲眉小哥?」待其他人離開後,佛朗基隨即問道。他一向是直來直往慣了,雖然經歷過劇變後個性上也有所成長,但還是沒能抹滅他那不喜拐彎抹角的豪壯心思。老實說,像香吉士這樣要他單獨留下來,他實在不甚習慣也不太耐煩。佛朗基忽然心思一轉,問道:「難道是廚房什麼地方有問題嗎?有什麼需要的話,儘管跟我說一聲!」他拍著胸膛,信心十足。

香吉士微微皺了皺眉頭:「不是不是,」廚師搖了搖手,「廚房好得很!我很感謝。只是…」他欲言又止,隨手掏出一根香菸,點燃,快速吸了一口後才似乎自在了些。隨後看也不看佛朗基,從廚房下面拖出一個小桶子,再用腳挪到他面前,「這個…看看要不要。」

 

這一連串的動作在佛朗基看來,怎麼看怎麼彆扭。他抓抓頭,忍不住調侃道:「什麼事啊,幹麻像個少女一樣扭扭捏捏。」

 

「你…」廚師一瞬間感到氣惱,但卻也沒有繼續追究的意思,只是撇過了頭有些冷淡地說:「我看你好像都會收集一些東西,你上船後,可樂罐也少不了,我就順便撿起來了。不要的話我丟掉就是。」

 

低沉的嗓音講完後,廚師自顧自的轉身,開始清洗那像小山一樣高的碗盤。寧靜的廚房中就只剩下碗盤互相碰觸,以及香吉士時不時吞雲吐霧的聲音。

 

「好,我接收了!」佛朗基大笑起來,「我確實有在收集一些不要的東西,作實驗用的,你放心,不管什麼垃圾到我這裡,我都會給它個用處的。」說著大力拍了香吉士的背一下,冷不妨讓廚師渾身一震,隨即反射性地橫了佛朗基一眼。

只見佛朗基繼續說著:「老實說一開始看你這傢伙秀氣秀氣的,但腳上的功夫真夠嗆啊…沒想到也這麼有心,真令我感動,你真是個好人啊~嗚嗚~~」說罷不知從哪裡掏出一把吉他,開始彈唱起來。

 

 

「喂!」盤子差點脫手的香吉士分心地叫道,「夠了啦你!!」

 

佛朗基倒是絲毫不受影響,不過那把吉他卻還是莫名其妙地消失了。香吉士一面繼續手邊的動作,一面暗自著惱地想這傢伙是不是趁著改造自己身體之便,順道也弄了個無底洞在肚子裡…等等,這樣裝食材不是也很方便嗎?這種大型人體移動冰箱可說是求之不得啊,加上又亂強一把的…

 

「呃,對了,我說你這傢伙要是不要啊?這些可樂罐。」迅速洗好碗盤疊在一旁,香吉士在擦手時突然又想起了留下這傢伙的用意,用腳輕踢了下桶子。

 

「啊啊?我當然要啦!謝謝你啊,捲眉。」難得待在一旁看著廚師洗碗,安靜的像是不存在的佛朗基才像是突然醒了似的,連忙擧起桶子開心地說道。

 

「你啊,不要跟那個臭劍士用一樣的外號叫我。」香吉士忍不住低罵。

 

「怎麼,不行嗎?!你的眉毛就是捲的嘛,我們也沒叫錯啊~~」

 

「囉唆!你要是再說一句就把東西還來,臭傢伙。」

 

「喂~幹麻這麼彆扭啊。不然我幫你一個忙好了,算是回給你的。」

 

 

…那你把那邊的碗擦一擦好了。」

香吉士近乎優雅地從嘴裡取出香菸,朝著小山一樣的碗盤方向指了指,緩緩吐出一口白色螺旋狀煙霧,接著意有所指地朝佛朗基挑了挑眉。

「擦完後全部疊好,再把桌子也抹一遍。」

 

「咦…這…」佛朗基有那麼一瞬間遲疑了一下。

 

「現在不要的話也可以延期。我想想看,嗯嗯…我花了多久才集到這麼多瓶蓋的啊?」香吉士皺起眉,似乎很努力地在思索。

 

「大丈夫做就做,怕什麼!為了答謝你,我答應幫你一個月。」佛朗基突然發出宣言。

 

「哦喔!真的嗎,果然是不一樣啊,比某個綠藻頭乾脆多了。那就多謝你啦!」香吉士樂道。

 

「客氣什麼,這樣的話,我們用可樂罐做出什麼新發明時,就讓你當第一個試用者吧--!如何?很優待吧,哈哈哈~~」拿起一個碗盤,佛朗基豪邁地笑道。

 

「我才不想試!找騙人布或喬巴試去吧…喂,小心拿碗啦!」

 

 

《完》

全站熱搜

lemon3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