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跟他常常鬥嘴、看對方不順眼。



他不喜歡他,他也一樣。



 



修長的雙腳和三把刀之間有著厭惡、衝突、排斥、激盪、對立、競爭…,只有偶而跟大夥在一起時會有點平和。



他們有濃厚的牽絆,纏繞不休,左衝右突…只想找個發洩的出口。

 

 

 

*



某日午飯後不久,香吉士正獨自收拾廚房。

 

廚房的門突然被打開,伴隨著熟悉的靴子聲,一聽就知道是誰來了。

廚師沒有理會沒有回頭,逕自洗著碗筷。他知道他的目的,這傢伙進來八成就是為了拿酒嘛。



聽到索隆似乎拿了酒架上的一瓶酒,轉身要離去時…

 



 

「慢著,綠藻頭。」香吉士暫停了手上的工作,轉頭瞪視著眼前拿著酒瓶的人。



『你要幹麻?』劍士不耐煩的應著,腳步只頓了一下,依舊不停地朝門口走去。

 



下一秒,香吉士很快的閃到索隆前面擋住他的去路,

「把酒還來!那是我要煮菜用的。」

 

『媽的,我憑什麼聽你的?!』

 



廚師伸手用力搶過劍士手上的酒瓶,眸子散發出怒意,「這是最後一瓶了,白痴!你知不知道被你喝掉多少了?」



『囉唆死了,再買不就得了?我想喝是我的自由!花痴廚師。』

 



「在海上食物要省著用!誰知道到下個島還要多長的時間」頓了頓, 

「再說茫茫大海中,要去哪裡買酒啊?不過我想你這個方向白痴也沒這種概念。」

 

有些誇張的嘆了口氣,繼續挑撥道:「再說,花錢的又不是你。用的都是娜美小姐給我添購食材的錢,怎麼能都被你浪費了。」

 



『死圈圈眉…』索隆怒意漸升,他忿忿的緊握拳頭,眼睛依稀閃著火一樣的危險光芒。

東海頗具盛名的海賊獵人羅羅亞,索隆,這個名字,聽到的人都不由得為之聳動。要是現在看到他的這種眼神姿態,早已將一般人嚇的魂飛魄散了。

 

 

香吉士也看到了,但是他顯的毫不在意。哼了一聲,也瞪了回去:



「怎麼?看我不爽就來啊?以後不准再拿我要料理用的酒了!聽到沒?」



 

 

 



說完掉頭走回酒架,想把搶救回來的酒放回去。



才剛放好酒,背後一個力道就撞了過來,迫使他轉身。

接著一隻健壯的手臂箍住了他的腰,將他往前拉扯,緊緊的貼抱住。



 

 



『你這混蛋…!』



唇被緊緊封住時,他聽見對方難耐的低吼。



香吉士下意識的暗自竊笑,在索隆的舌頭伸進來的時候,緩緩的伸手環住了他的脖子。





 

**

 

幾天後的半夜時分,守夜的劍士因為口渴,到廚房想喝點水酒的時候,發現酒全都不在原來放酒的地方。



桌子上則擺著一杯溫熱的牛奶,和一個麵包。

 



看到這種情況,索隆疑惑了一下。

隨即像省悟什麼似的,他怒氣沖沖的準備回去崗位。走到門口時頓了頓,轉頭,厭惡地盯著那杯牛奶。

 

許久,他大踏步的走向餐桌,拿起牛奶一飲而盡。



很快的將空的杯子洗淨放好後,離開時順手抓了桌上的麵包,甩上門,咬牙切齒的低咒:「那個花痴廚師!我要殺了他!」







_____________

後記:

看完紫夜的[冰雨] 連載,怨念飆升的結果>"<

2015.6.8 補後記: 由於寫這篇時忘記標日期,已經不記得是何時寫的了|||
(下次真的應該要記得)
但總之是在我的第一篇海賊同人[恐懼]之後寫的
記得應該是頭幾篇

lemon3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