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數: 約2,868)

 

當天,梅利號上的晚餐時間還是一如既往的熱鬧。



吃到一半,一隻伸長的手偷襲了某人的餐盤。

「喂,魯夫!你又拿別人的份!」對面的狙擊手發覺後破口大罵,努力想搶回船長手上的食物。
「偶什麼乾西嘛~啊哈哈哈哈~~~」船長依然本性不改,嘴裡塞的滿滿的,還爽朗的笑著。


「吃東西不要亂噴!」旁邊的娜美順手甩了船長一巴掌。

船長陣亡幾秒後,依舊笑嘻嘻的回來繼續狼吞虎嚥,似乎沒受什麼影響。

一旁正優雅進食的羅賓忍不住輕笑,接著視線轉向另一個氣急敗壞的人身上…
來不及搶救食物的騙人布一氣之下踹了魯夫一腳。魯夫一邊拚命把食物往嘴裡塞的同時,也踢了回去。就這樣,兩雙腳開始在餐桌下亂踢。


航海士原本懶的管了,但是當她也被波及到的時候,終於額冒青筋的站了起來…

「你們兩個…#」

制裁的拳頭正要K下去的時候,突然傳來一聲悶哼。
 

 



「咦~香吉士我踢到你啦?抱歉抱歉,我是要踢騙人布的啦~」草帽下既純真又傻傻的笑容裡,帶了點歉意。


廚師臉色有些蒼白的搖了搖手,表示沒有關係。


 




一時之間微妙的氣氛,讓餐桌安靜了下來。


「魯夫!」坐在香吉士旁邊的喬巴突然忍不住說道,接著關切的轉向廚師:「香吉士,有踢到傷口嗎?」

廚師不置可否,嘆了口氣低聲的說道:「我不是叫你別讓大家知道嗎?」
喬巴睜大眼睛,也小聲的回應「咦,我沒有說呀…啊!」驚覺時,一桌子的人都已經在看著他們。

 



娜美首先問到:「什麼傷口?香吉士你受傷了嗎?」

「啊~能得到娜美小姐的關心,我真是太幸福了ˇˇ」一如既往的恭維,但是力量質明顯少了很多。

「你沒回答我的問題!##」航海士顯然對這種恭維免疫了。



「喬巴,香吉士他怎麼了?」騙人布伸手拿了一個餐包,轉而問船醫。
「那、那個…」喬巴因為剛剛不小心洩漏約定好不講的事,而感到有些惶恐。

 

 

 



「香吉士。」船長的聲音突然插了進來,所有人都不約而同的看向魯夫。

草帽下陰影將他的表情掩蓋住了。


跟這個笨蛋船長這麼久了,他們熟知那種聲音樣與貌背後淺藏的危險性。
魯夫很少用那麼正經的聲調說話。會用就表示他開始認真了,或者…很生氣。






「…你起來。」魯夫靜靜的說道。

船長的洞察力也有驚人的時候。


有些震攝於魯夫突然轉變的態度,雖然疑惑,香吉士還是試圖起身…

站久了倒還感覺不到,但是坐下後再起來時,不經意牽動到剛包紮不久的傷處,一陣刺痛感像電流一樣傳遍全身,他一時腿軟就往下滑。一邊的喬巴見狀趕緊扶住他。

廚師暗自低咒了幾句。
一忙起來,就連自己都忘了,傷口已經痛到連站都站不穩的地步了。



「魯夫…」重新坐好後,廚師想說些什麼時,被船長抬手制止。

「嚴重嗎,喬巴?」


喬巴愣了一下
「嗯…不是很嚴重,但是因為處理的晚,傷口發炎了…再加上有傷到筋腱,所以這段期間最好避免久站或走動,才會好的比較快。」



「那就好~」船長突然又恢復平時的樣子,轉頭笑嘻嘻的對廚師說:「要照喬巴的話做喔,香吉士。」


感受到魯夫話中透著不可違背的意味,香吉士有些無可奈何的應到:「是~是~。」





娜美也附和到:「香吉士,你這幾天就休息吧,我跟羅賓姊姊會負責三餐的。」


「那怎麼行?!怎能勞煩淑女們這種事?煮飯還是讓我…」


『笨廚子,逞什麼強~』 從頭到尾一直默默看著的劍士出聲了。

「你說什麼?!混帳劍士。」

『我說你是笨蛋!』




「夠了,別吵了!」娜美適時的打斷兩人的鬥嘴。



晚餐就在眾人第二波的喧鬧下結束。


廚房一下子空了,只剩下金髮廚師還坐在位子上抽著飯後煙。

照以往的慣例,常常是索隆留下來幫忙收拾的,但今晚他卻是第一個離開餐桌的; 
喬巴硬是被騙人布和魯夫拉出去玩牌了,臨走前還有點擔心的回頭看。
雖然根本不知道索隆會不會回來幫忙,廚師還是扯出一抹安撫的笑,看似隨意的說到:「喔~沒關係,等一下那個綠藻頭會來幫忙的。」喬巴聽了才稍稍放心的被拉走。

娜美則是臨走前丟了一句話:「我不知道你們最近到底怎麼回事,不過還是快點解決的好。」

他還沒來得及反應,娜美已經和羅賓一同走出廚房。兩個人邊走還一邊在談論著什麼。



似乎是故意把時間讓給他們來處理。


果然還是美麗的淑女比較細心…
廚師重重的嘆了口氣。他不清楚娜美她們知道了多少,但是她們大概已經察覺到什麼了。


老實說,他自己也不知道最近是怎麼回事,只要一接近那個惹人厭的傢伙,就渾身不對勁。

他從他們的對峙中得到一種快感,每每都有股興奮感在他體內奔馳著,隨著打鬥進入高潮,他的血液也隨之沸騰。
這種感覺以往也不是沒有過,不過最近出現的次數頻繁,也變的濃烈。

更重要的是似乎添加了一些不曾有過的東西。但是,到底是什麼,他無法釐清。


只覺得越來越喜…不、是習慣!…習慣去招惹那個綠頭髮的混帳,在互丟罵人言語的同時,廚師會覺得莫名的放鬆。
雖然這個事實他不太想承認。


接著他驚恐的發現,自己在意那個肌肉蠢男的時間,竟然多過船上兩位美麗的仙女。


雖然常常把愛啊什麼的掛在嘴上,但是其實在那方面他一點經驗也沒有。
因為這樣,女性才顯的如此神秘高雅,對於大半輩子都在男人堆裡長大的他來說,簡直像是稀有的神一般的美麗存在,不容褻瀆!當然也要以紳士的態度小心的對待她們。

女人的溫香暖玉是吸引他的,但是每次看到臭劍士在鍛鍊,廚師總是會忍不住斜昵那寬闊結實的小麥色胸膛…暗自嘲笑他是個只會睡覺和鍛鍊的蠢蛋。

但是還是移不開視線。



可惡,我大概真的有問題…香吉士如此想著,把煙捻熄,伸手蓋住臉,按著微微發疼的太陽穴。





淑女的話就是聖旨~!絕對要遵從ˇˇ(心)…但是…說叫我們解決,也沒什麼好解決的。

他吁了口氣,放開了手,抬頭看向廚房的天花板。




一股冷風吹進了半掩的廚房,廚師正想起身收拾,不料腿上的痛楚又讓他沒辦法站穩而跌坐下去。
正暗自咒罵的時候,門被大力推開,香吉士沒有回頭下意識的脫口:「魯夫你給我差不多一點!才剛吃晚餐你又…」


『我不是魯夫,花痴廚師。』索隆看清情況後有些輕蔑的笑道。而後將門關上,走到流理台開始放水清洗碗筷。
 



他幹麻一副做得很順手的樣子啊?

香吉士有些傻眼。偏偏這一連串簡單的動作在他來做,卻散發一種莫名的吸引力。






直到劍士洗好碗筷在擦拭時,廚師都沒能做出任何反應。


倒是索隆先開口了:『娜美那女人都叫你休息了,還逞什麼強。』


「誰逞強了!你想幹架是不是?!還有,不准用那種語氣說娜美小姐。」
媽的,每次都用這種看輕我的口氣。我才沒你想的那麼弱#


但是如果廚師有用心聽的話,應該就能明白劍士並非挑釁,而是以平時的語調說著甚至有可能帶點關懷意味的話。


『哼。』索隆有些反常的沒有再回嘴,只是放好了最後一塊盤子,擦了擦手後準備離開。




走到門口,突然像是想到什麼般的回頭:『喂,你還不走啊?』


香吉士額冒青筋的道:「等一下該我守夜啦。弄完就快滾吧你。」

『喔,已經換成魯夫了,這禮拜你不用守了。』

「啥?誰決定的?」


『魯夫。跟娜美。』索隆有些不耐煩的說著。『快走啦。』

「你走你的啊,幹麻一直叫我。我想什麼時候走是我的自由~綠藻頭。」
香吉士沒好氣的說著…真是的,又不是什麼嚴重的傷,幹麻這樣…鬧的人盡皆知。



『切,要不是那個魔女,我才懶的理你這個白痴。』

「你說什麼?!可惡,娜美小姐讓你幹什麼了?這點小事才不需要幫忙!」香吉士忿忿的叫道,把頭轉向另一邊。


『很好,我也不想幫你。』說完,索隆轉身大踏步走出廚房,門也沒關。

 


 

 

etstats

lemon3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