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近因為時間比較多一些,開始整理我那亂七八糟的房間

其實我小時候房間是挺整齊的,都會不定期擦拭啊整理啊~

但沒想到年紀越大卻越邋遢,連小時候的習慣都丟失掉了...

現在是把曾經的好習慣和初衷,給找回來的最佳時機!

 

在整理過程中,翻到一小本自己兩年前(2014年)寫的筆記

這段話,我已經忘記是怎麼來的

是我自己有感而發寫出來的,還是抄哪裡的

(我猜可能是抄的,我的文采應該不至於寫出這種東西啊,哈哈|||)

也不知道究竟是指什麼了...orz

 

但是因為覺得蠻不錯的,想記下來並貼出來分享一下

至少對我來說,是蠻受教的一段話,會想要不時拿出來提醒一下自己

讓自己重新思考一些事情的一段話:

 

什麼時候開始這樣自怨自艾了?

他為什麼要將希望寄託在旁人身上?

旁人就能斷定你的對錯嗎?

他們能體會到你的心嗎?

無論什麼決定,你只該自己一個人下,

最先考慮你自己所以為的對錯。

...因為旁人只是隔岸觀火

多少年他都獨自過來了,

為什麼還是會對旁人有所指望呢。

 

 

這真的讓我聯想到,

之前的工作

我一直不喜歡,想離開

但又想說,單位穩定、離家近,薪水福利也不錯,

怕貿然離開,又要面對找工作找很久的煎熬和不安(也怕萬一找不到工作)

就一待好幾年過去

這期間有一度開始認命,也考慮過就這麼做下去

想說為了上述好處,留下也無不可,

只是待久了也慢慢發現

組織裡的風氣和做事風格,種種其實自己也常常不能認同

所以去留之間,一直反覆痛苦循環不息

蹉跎掉許多時間,遲遲下不了決定

 

自己優柔寡斷,缺乏堅定信念和遠大的目標,是主要且致命的原因

但還有一層是不敢冒著讓忍長輩失望,擔心的風險

還有一個細微卻又確實有造成影響的原因

就是,台灣社會的價值觀,可能還是有潛移默化地對我造成影響

全部加起來,讓我裹足痛苦好幾年,現在想想還是覺得自己做錯

 

有些書上說得沒錯,當你剛畢業沒多久,20幾歲的時候

不該把薪水放第一位(我是自己切身體會)

也不該把穩定及離家近放第一位

而是應該把有沒有學到東西

或有沒有得到你在這個工作上想獲得的東西

(例如得到對你下一步規劃有幫助的經驗等)

放第一位才對

 

除非你的目標就是有個安穩的工作

除非你的目標就是當公務員

但不該所有人都當公務員的

就像一個身體要健康,不能每個部位都當頭腦,當手,或腳

而是應該各自發揮其功能,否則會無法運作而整個垮掉的

 

昨天剛好和前同事吃飯

也有人不無感慨地說,似乎覺得台灣這個社會培養出了不少「只想當公務員」的年輕人

即使我們也都還算年輕

 

然後,聚餐中我一如既往話不多

有些事覺得沒什麼好說的

反正就看做得怎樣

有進度再提也不遲

尤其當80%以上的時間,都是在聽前同事發洩前公司的種種

那些我也曾經參與其中,被講到爛掉的事情

就這樣一直回鍋,其實說真的我已經不太想管那些事了

 

現在會想寫這帖,是想要從當時的經驗裡,試著歸納出學到了什麼

 

其中較年長一些的,在之前,我明明就曾經跟她聊到

我比較想做的是哪方面的事

但這次聚會,她還突然微微皺眉看著我,問:「妳有方向嗎?」

我知道她指的是,對未來及想找什麼工作的方向

突然間,我有那麼一絲不太高興

我說過的事,忘記就算了

反正我也常忘記,所以要我再說一次也可以

 

我不太喜歡的,是她微微皺眉(又或許是她不自覺的習慣)

貌似有一點質疑的態度

好像在無聲地說:妳有沒有方向啊?(就想冒險?)

我當下說:有啊(總不會都沒方向就冒這個險吧?)

 

只是,進一步我也不太想多說,除非她有繼續問

反正說了她搞不好又會忘記

而且,真正有心的人,是會注意去聆聽他人的

有心的話,當然也會費心去記下來囉

 

我知道別人是關心才會問,

但主要是,有沒方向,這跟別人又有什麼關係呢?

除非我們彼此夠熟

有時真的就不知為何感覺,一些較年長的,似乎有意無意看不起較年輕的人?

似乎就一種普遍的先入為主觀念,覺得年輕人的行動,就通常是年輕氣盛的衝動

耐不住性子,莽撞,沒有計畫,沒有方向,

然後,他們大概也覺得

沒相準下個落腳處,就行動,等於是自殺的愚蠢行為

最後失敗,變懶、墮落也是意料中的事

(或許真的是愚蠢吧,但那又關他們什麼事?就算那樣,承受的也是我,與他們無關)

 

要真關心?你來代我受啊?擺明就不可能嘛!

那就不要說了,對我的現狀也沒多少幫助啊...

這幾年我從那邊學到的事情之一,

就是如果想真心關心他人,那場面話真的多說無益

比起說還不如多做,用行動讓人感受到

即使我自己還沒辦法完全做到

但是,是個目標

 

總之,他們就是不看好

之前請我吃飯的另兩位較年長同事

還有親戚

這種訊息也是有意無意間流洩出來

雖然她們嘴巴上大都說些好聽的

也有嘴上直白說得我很難過的

我難過的不是她的勸阻

不是她分析給我聽的利弊

不是她分享她認為的工作意義、她的經驗

而是第一時間她沒有相信我可以make it

他們從沒有想過去了解,那真正讓我痛苦的點是什麼

我們又經歷了什麼

事後雖然她改口了

可是沒有不透風的牆 也沒有不透風的念頭

當我完全感覺不到他們的心思嗎哈哈

 

不知為何我有這種感覺,雖然一時整理不出沒有有力的例子

或許我也對部分較年長的,有一些先入為主的偏見吧

 

問題是,在做好基本的考量,比如年紀還算輕

以及身邊有一定存款,或目前沒有迫切的經濟壓力

行動後,沒有回去侵蝕自己的父母或親友,給他人添麻煩等的情況下

為什麼,就得要有方向,或者有握到下一隻手,才能離開呢?

有些時候是透過換個環境,多接觸不同的東西

才慢慢確定方向的

當然有方向或新的落腳,是比較好,是最理想的狀況

可是,人生,要都理想化,也不容易

更何況我有方向,不是沒有

我這年紀了,也不是20幾歲,沒方向是有點太危險

因為已經沒太多時間讓我多探索方向了

即使理想一時難以達成

我也還有其他折衷方案

再不然,我不相信找不到,只有找到的是不是你想做的而已

 

而且,就算失敗了,那又怎麼樣?

總比都沒嘗試,然後一直後悔的好

年輕時多失敗,跌到谷底,未必都不好

為什麼不能夠失意一下?跌倒後再爬起來,很可恥嗎?

我就是曾經太過害怕,以至於難以舉起步伐

多出去試驗自己想要什麼都不敢,也沒心力

(當然這也主要跟我自己的個性,命運有關,所以不怪什麼只能怪自己)

 

我現在也還剩一點能夠失敗的時間和空間

雖然我也不會太冒險,但是,我真的不知道那種心態到底...

完全都不冒險,就最安全了嗎?

曾經我也害怕失敗,怕得很喔

現在仍然會很怕,但比起怕,我更怕一直都不想改變

所以可能會比較敢嘗試一點

曾經我也一度想當公務員,或找個和公務員類似的超穩定工作

 

但後來,尤其遇到某些同事後(很感謝他們),

就像池裡被投入小石頭,起了漣漪

自以為的一些觀念,開始崩裂,

開始覺得,自己的觀念需要一些刺激,調整

也更想試著以不同角度思考

直到現在,反觀自己的功夫,還遠遠做得不夠

 

然後,聚餐期間,聊到某處

年長一些的前同事又說,

當時我就不能換單位嗎?

這部分,之前我也跟她提過了,但她還是舊事重提

就是難換,加上換到別單位我一樣沒太大興趣

另一位又再問,大意是,你真的不考慮回鍋?

這已經不是她們第一次講這些話

聽到我都有點要無奈到好笑了

當下說:不要,死都不要

那是有家庭的人及養老人士的好歸處

我只是不想再走回頭路

 

他們到底是把人家的決心擺在哪啊?

如果不是下定決心,怎麼會咬牙行動?

他們自己在那裡面也很清楚

怎麼還開這種玩笑問要不要回去

明明他們自己也很希望哪天能出來啊

 

有點無力了,比起說得好聽

不如做給我自己,還有周遭的人看吧。

是覺得我會變得多慘?有多不相信我能找到出路啊?(#)

 

沒多久,那位又說,

妳可以去找英文編譯啊

另一位則對她,也是幫我緩頰說:

所以我們還是在框框裡(思考),她又沒有一定想要當編輯或記者

 

...也沒有一定要做跟之前一樣的工作啊

(因為另一位也是這種想法)

當然這是比較好找啦

可是聽到這些,難免覺得

有些人真是職業病的嚴重XDD

覺得自己做了很久的編輯

別人也都想做編輯?

之前我寫的不也被他嫌,現在還建議我朝這類工作邁進

到底是說我行還是不行啊

 

後來,另外一位提到她最近的負責的專案時

前面那位又說,這可以找A,啊那可以找我- 設計部分丟給我

她大概是好心啦

也沒先問過當事人願不願意

而且我之前也跟她說過

電腦部份我還要再進修和磨練

現在還不行啊(顯然她都沒聽進去啊)

敗給這些人了

 

我第一內心反應是我不要

盡量不太想再淌回過去的渾水

但我沒表現出來

 

我也不太喜歡這種亂點鴛鴦譜的舉動

也許他覺得自己是好意

我也appreciate他背後的用意

但表現的方式令我不太舒服

過去我曾經就這事跟她委婉提過

但她可能還是沒自覺吧

是沒什麼大事

 

最後分開前,某位又說:

我看起來氣色真的很好,太過分了~~

雖然是以半開玩笑的口吻說的

但,我聽了也覺得有一點點不悅

她都講幾次了

老實說我並不覺得氣色有變多好

因為還是時不時會不太能馬上入睡 因為煩惱

也還沒辦法一直都很開心

不太開心我不覺得氣色會好到哪

至於這樣的原因

 

每個人都有各自的挑戰和煩惱啊

只是所煩惱的不同罷了

 

既然覺得行動後就是天堂了...

「你行就走啊,還沒辦法的話,就不要一直掛在嘴邊唸」

(這些也是那位前同事,過去常給我的忠告,請聽你自己的忠告好嗎?)

幹嘛羨慕別人到好像別人罪大惡極似的口吻啊

當然我形容是誇張了些

可是就是覺得當下內心不是很舒服

 

覺得前同事裡,不少人似乎都沒完全搞清狀況

即使我跟他們說過,但他們的反應常常是好像是,都沒聽進去

反正,道不同不相為謀了....

沒有共識,不夠瞭解

距離越來越遠,分道揚鑣也是自然的結果

只是有些人好像真的一點自覺也沒有

沒感覺到有些時候他們的行為

我並不喜歡

不過也或許是我心胸還太狹隘

不夠寬廣  寬廣到足以包容一切、面對一切最後心都還能靜如止水

 

如果EQ夠好,這些哪算啥啊?!

說到底還是在自己啦

 

不過我這一年左右,總會不由自主地納悶

為什麼這個社會加諸給年輕人的「普遍」價值觀,會變成這樣?

 

不鼓勵冒險精神

時不時嚷著創新,然後又在不支持創新的框架下做事

有時候,我們也會惶恐不安,這時候,長一輩的支持

可能是一股蠻重要的力量

可惜普遍的觀念還是唸書補習考大學,考公務員或進國營或大企業

不諱言,我也一度是這樣,直到現在還有部分是這麼想的

但我覺得我這種觀念,是該調整了

 

我不太確定這到底是怎麼造成

但我某種程度上感到

台灣會變成現在這樣

長一輩的普遍思維,還有部分長輩,多少有些責任

我在這不是想要歸咎責任

而是,既然這樣,他們也沒什麼資格一昧說年輕一代的不好吧~

我們都沒有想去指責他們了說

為什麼反而是要被他們質疑啊?

 

不用去覺得誰比較輕鬆好命,誰比較爽啦,這是啥心態啊

確實許多年輕人(包括我自己)或許都不太能吃苦了啦

 

但是機運不同啊

 

每一世代,都有每一世代的挑戰和責任啊~

我們的挑戰不一定比他們少說...

 

 

 

全站熱搜

lemon3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