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系列文,共有7篇

(字數: 約1,791)

 

 

深色的容器依稀閃著昏暗的光芒。

獨自守夜的劍士晃了晃手中的酒瓶,一飲而盡。隨手將空瓶子丟放在腳邊的瓶子堆裡。
他煩躁的抓了抓頭,還是無法紓解內心的緊繃。



*********

「香吉士,你心情不好嗎?」



近處的聲音使獨自發呆的廚師回過神來。

他有些迷濛的轉向喬巴。


「嗯~沒有啊,怎麼了嗎?」
香吉士隨口應著,轉頭慢條斯理的繼續剛剛的動作。
身旁的地上擺著一個大碗和半袋四季豆,還有一些豆子的碎削。


「真的…?你沒有不舒服嗎?」
有的話一定要來找我…藍鼻子馴鹿擔憂而專注的神情似乎是這麼說的。平時雖然常被騙人布唬的一愣一愣的,有時候卻完美地顯現醫者的敏銳。



「沒˙有~」廚師露出一抹笑。「哪會有什麼事?」

頓了頓,似乎是想轉移話題般,問道:「對了,你要不要吃點心?剛烤好沒多久的薰衣草餅乾喔。」
不久前做給娜美小姐跟小賓賓的下午茶點,還剩一些在烤箱裡,應該還溫溫的吧。


「餅乾?!」
喬巴的眼睛亮了起來,顯得很興奮,但是他沒有忘記來找廚師的目的。
只要是跟醫術有關,他會一改常態的相當執著。


尤其…現在只有他跟香吉士兩人在這邊,他更能確定嗅到的味道,是來自於眼前的人。


一般人或許不易察覺,但是那個味道對他來說,算是熟悉的,不時會需要接觸到的味道。
剛開始船醫以為是錯覺。不過就在他快遺忘時,又不斷的從不經意的小地方顯現出來。

有什麼東西不對勁。

這件事一直在心頭打轉。他想要找機會弄清楚。




但是,現在他又怕一再詢問會引起廚師的不快,於是他小心翼翼的開口:


「那個…香吉士。」
說的有點遲疑,但語氣裡添加的認真,引得廚師暫時停下動作,些微訝異的望向他。

「嗯?」

「我聞到一股血的味道。」粉紅呢帽下的一雙眼睛炯炯的凝視著他,希望能傳達內心的掛慮。



「啊?什麼…」金髮廚師不解的同時,心裡一跳…
難道……可是其他人似乎都沒有注意到啊。




「是從你身上傳來的。」喬巴定定的說道。「你…一定是哪裡受傷了,要快點治療比較好。」

金髮廚師有些驚訝…訝於喬巴少見的堅持,也真沒想到他嗅覺敏銳到這種地步…?




「呃…不,那個…」一向伶牙俐齒的香吉士有些不知所措,似乎是想辯駁,但最後認命似的嘆了口氣…

「還是被你發現了。」


醫生的工作就是要負責大家的健康,其實和廚師的工作有些類似,總不能讓他為難啊。




香吉士慢慢地捲起右腳的褲管,解開小腿肚上隨意包裹的碎布,露出一道暗紅色的傷口。雖然不大,但是頗深。傷口旁的肌膚上,都是黑紫色的淤青,邊緣還有些許黃色的濃稠液體。


開口還隱約地在滲血,包裹用的素色布料…染滿了深咖啡色的血跡。




「啊~都化膿了!」藍鼻子的馴鹿有些慌亂的叫著。


「怎麼弄的?有多久了?你為什麼都不來給我看呢?很痛吧…」閃著淚光的眼裡,透著濃濃的擔憂和自責…身為船醫竟然忽略掉了夥伴身上的傷?


金髮廚抬手拍了拍喬巴的帽子,「…這很快就會自己好的,你不要這麼緊張啦喬巴。」開玩笑,要是被劍士得知前幾天敵襲時不小心受了傷,不被他笑死才怪。

更何況他也不想讓親愛的娜美小姐和小賓賓為他擔無謂的心。

所以雖然傷口越來越痛,他目前還沒有找喬巴幫忙的打算。




「不行。放任不理的話,傷口會惡化的。」船醫相當堅持。

「你待在這裡不要動!」

突然提高的音量讓香吉士愣了一下,小小的身影旋風般的消失,不久後,隨著喀喀喀的腳步聲,喬巴拿著他的藥箱跑了過來。


仔細的幫傷口清潔、消毒、上藥並包紮好,才抒了口氣。


「好了,這樣就可以了。」最後幫香吉士把褲管放下來,叮嚀著:
「繃帶最好不要碰到水,以後每天你洗完澡後我會固定幫你換藥的。」


實在是不信任讓他自己來…索隆受傷的時候也是一聲都不吭,酒還是照灌,當作沒事人一樣。

這兩人對待傷處也都馬馬虎虎的,這次他要監督到傷口完全好了才肯放心!



香吉士從剛剛就一直任由喬巴動作,這時看著船醫異常認真的表情,不知怎麼突然就笑了起來。




喬巴歪著頭,有些不明所以的看著他們的廚師。



「遵命,」香吉士忍住笑意,「那就麻煩你了,醫生。」

發自內心的感謝。
其實廚師也莫名的鬆了口氣,自己憋著老實說還挺難受的。



「就、就算你這麼說,我也不會高興的啦~混蛋~」

聽到香吉士這樣說,喬巴如往常一般跳開一步,不好意思的揮舞著雙臂,扭動著身軀。
       


「那你還要不要吃我特製的薰衣草餅乾?配奶茶超好吃的喔。」廚師的臉上揚著笑容。



「好~~」小小的船醫很高興揮著雙臂應和著。



說著說著兩人一同走向廚房。




*******
當兩個人…不、一個人和一隻馴鹿進入廚房不久。


廚房外頭嘎吱的一響,接著是靴子踏在木頭船板上的聲音,漸漸遠去。

不過,裡面的人似乎沒注意到。

 

 

----------------------

2016.03.23  後記

這篇寫的時候忘記標日期,現在似乎找不到了(苦笑)

很久以前寫的,之前放在自己架設的網站上

後來網站空間服務到期,加上出社會後,心情一直沒有調適好

沒有再繼續經營網站和更新文

除了我的鮮網外(但那邊也沒有齊全),這些文基本從網路上消失了

直到去年才又陸續想把之前的文放出來

 

一直沒忘記當初自己會下海 提筆寫文

就是因為超萌ZS,可是當時能看的同人(包括英文的)都被我翻了個遍

相信日文那邊是個大寶庫!(可惜我至今還不懂日文,所以沒法用那邊來解饞)

在無糧可吃,內心不斷叫囂著想看,

又有閒(當時還在唸大學-真青春啊),

同好也鼓勵,只好自炊(自己生文)了...XD|||

 

必須承認,這篇嚴重受到很久以前,我看的一些英文同人的影響

連標題都是借其中一篇來用(恥),有些我覺得不錯的元素也被拿來

實驗性地放在我的文中,乾坤大挪移再加上我自己的一些東西

後來也打誤撞從事了一陣子文字工作,越來越覺得當時的行為不太恰當啊

雖然我都是自己寫的,但確實有一些創意和梗是別人給的啟發

從意識到後,我就開始特別注意這點了

所以之後的就幾乎沒有了

不過,創作這種東西,要說完全沒有受自己以外的元素影響,也是不太可能啊

 

至今我文仍寫得不太好,都還在學習,自娛

不過寫都寫了,放出來才有被別人看到的機會

可能也有人像我當時那樣飢渴

如果這些拙作能剛好讓搜文的人充一下飢

應該是比繼續埋在電腦硬碟裡,不見天日更好

我是這樣想的

 

另外,有意見都歡迎,交流也歡迎~

 

lemon3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